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学者视点
邓峰:如何理解区块链技术?
发布时间:2019年11月11日 信息来源:中国网
【字体: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1024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,指出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,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。而就在此前一天,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,扎克伯格因Libra发行受阻而重申了担忧,“我们需要讨论不创新的风险,尤其需要考虑中国央行数字货币”。

  随着近日区块链热点的升温,在区块链技术之上的大国竞争也若隐若现。系列重要问题也浮现出来:区块链有何玄机?为何引起全球关注?

  要了解区块链技术,首先需要了解世界上最早的数字货币比特币的缘起。需要说明的是,广义的数字货币指电子货币(电子现金)、虚拟货币、加密货币、数字现金等,而狭义的数字货币指基于区块链和加密运算等技术,依托互联网来创建、发行和实现流通的电子货币,即加密货币,典型代表有比特币、以太坊、莱特币等。本文所提到的数字货币特指狭义上的加密货币。

  2008年,全球金融海啸来袭,中本聪发明了不受中央机构控制的、“去中心化”的比特币。比特币是针对货币危机而诞生的,天然具有系列优点;比特币发行不需要依赖央行,不惧经济危机影响;比特币运行不依赖于银行系统,运行维护成本低廉;此外,比特币总量固定,不存在通胀和贬值问题;再加上比特币具有隐匿性、安全性和联网即用等优点,满足人们在网络时代自由安全使用货币的基本需求。这一系列优点,使比特币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。虽然,比特币由于缺乏强有力第三方的监管和稳定维护,也存在被用来洗钱、交易较慢、并可能突发网络拥堵等系列问题。但因为它的一系列优点,使得比特币十年来逐渐发展壮大,并成为各国现有法定货币的潜在对手。

  现代经济的运行中,法定货币都是以国家货币的形式而存在。无论美元、欧元还人民币、日元等货币,背后都是以一个或多个主权国家作为发行方、并以国家信用来提供担保的。然而,由于国家是无法直接约束的,超发货币也是无法约束的国家普遍行为。而比特币却利用了先进的加密算法和相关网络“挖矿”技术,实现了对货币可靠性的技术担保。同时,互联网络具有跨越国界的特点,基于网络的数字货币对国家货币天然具有传播优势,它能轻松跨越国家传统边界,并对现有全球金融体系产生一定冲击。

  很多国家最初是抵制比特币的,但由于比特币的低成本优势,有专家从比特币底层技术中提取出“区块链技术”的新概念,并希望新技术能应用到更广泛的场景之中。同时,由于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特点,具有“我为人人、人人为我”的新治理工具特征,非常适于建设社会的横向治理网络,也非常有利于降低社会治理成本和推动国家治理体系的创新发展。

  因此,世界上许多国家对强大的比特币有天然的担忧,而对区块链技术和驾驭数字货币却都有天然的喜好。可以说,在未来国家之争中,谁真正掌握了区块链技术谁就可能拥有更强的治理能力;而谁率先发行法定的数字货币,谁就将在国际金融体系的新发展中占据战略制高点。

  Facebook欲发行的Libra,是基于区块链技术而建的数字货币,其设计所锚定的一篮子货币构成中,包括了美元、欧元等主要法定货币;可以说,Libra本意是创造与现有主要发达国家金融体系接轨的新“世界货币”,尽最大可能减少发行阻力。但是,因为Libra脱离了现有美联储的央行发行体系,也同比特币一样具有“国家货币对手”的基本特征,并且还具有监管较难、国家难以管控等系列问题,从而引起了美国等多国政府的警惕。

  因为美国的特殊地位,美元不仅是美国国家货币,战后还曾具有“世界货币”的特殊地位。但是,美元近年来因债务危机而陷入困境;尤其自特朗普提出“美国优先”口号、并挑起系列国际贸易争端后,更使得美国国际环境趋向保守、经济运行成本不断增高,美元的财政赤字、贸易逆差不断增加。即使美联储频频降息、屡屡增发货币,也无法缓解美国经济压力,更无法解决巨大的债务问题。这种情况下,美元对libra的掌控力和驾驭信心都相对较弱。也正因如此,在美国对libra的质疑与争论自然不易平息下去。

  与美国不同的是,中国人民银行打造的数字货币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)很可能不久后就将从幕后走向台前。可以说,该数字货币部分借鉴了区块链技术,却具有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所不具有的稳定性和法定货币地位等。而且,由于中国不断崛起以及中国在“一带一路”上战略布局不断升级,中国的DCEP完全可能在新国际金融体系的发展中占据一席之地。

  当前,围绕区块链技术的发展,中国还有许多路要走,但尤其需要注意如下几点。第一,针对区块链技术,国家要合理规划引导、社会要支持区块链落地,避免一窝蜂投资和大起大落的技术发展环境;第二,针对比特币资源,要学习和利用好区块链技术体系,要辩证地看待比特币的作用,切忌一刀切的将先进技术排除在外;第三,长远来看,还在于发展相关技术领域的基础研究与培养人才,避免资源浪费和错失良机。

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需要在基础研究领域和人才培养方面下功夫。需要给社会以活水,为基础科研教育领域提供更多活力和自主空间,让人才能够更自由探索,主动发现科研先机并自主开发全球领先的新技术。让中国涌现出更多中本聪、扎克伯格,为新技术发展提供大量的创新人才。

(作者为复旦大学科研院工程师)




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